您的位置: 首页 > 号码分析> 全讯五湖四海红,自然,是孩子最初的诗性之源

全讯五湖四海红,自然,是孩子最初的诗性之源

[ 发布日期:2020-01-11 11:55:02] 浏览人数: 1277

全讯五湖四海红,自然,是孩子最初的诗性之源

全讯五湖四海红,看点 市面上流传着一种说法,有格局的教育,是在孩子小的时候,赋予其生命的宽度。而认识自然、了解自然正是感知生命的过程。孩子能从自然中理解世界和自我的感觉,知道令地球有灵而美,并不只有人类这种生物,而是一切形态。《给孩子的自然图鉴》就是这样一套书,书中收录了320种植物的手绘和说明,包含哺乳、爬行、两栖、鸟、鱼、节肢动物、无脊椎等456种动物。教孩子从身边开始认知,给予孩子心灵上的满足感。

文丨吴微 编辑丨李臻

01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安徒生是我最喜欢的一位作家,事实上到现在还是,但随着年齿渐长,安徒生留给我的心灵印记,越不仅限于那几个大家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安徒生最感动我的地方,是他故事的每处角落,都有一些植物静默无言地生长在那里,比如柳树、接骨木、枞树,草本中有大蓟、矢车菊、风信子、牛蒡等等,这些树和花有时是主角,讲人的情感和故事,更多时候却藏着布景中,但没有它们,故事就会失去很多令人感喟的遐想。

小人鱼的眼睛蓝的如同矢车菊,拇指姑娘在摆脱青蛙母子,逃到森林时,用草叶为自己编织了一张床,挂在牛蒡树叶上;《蓟的遭遇》里面,开着紫花的大蓟是主角,它因为被青年别在扣眼里而感到荣耀;枞树一心向往长大,向往圣诞节的一夜繁华,却在阁楼里突然觉悟到,森林中的青春原本有多么宝贵。

而在安徒生所有故事中,我最喜欢的是《柳树下的梦》: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克努得一直爱着小约翰妮,他们穿过醋栗丛相会,一起去花园里玩——一所花园里有一棵美丽的柳树,另一所花园里长着接骨木。

成年后的克努得成为一名鞋匠学徒,而搬去哥本哈根的约翰妮成为舞台上耀眼的歌唱明星,当他们重遇时,他们一起谈接骨木妈妈和柳树爸爸,但约翰妮始终嫁给了一个她的世界里的人。克努得失意地从哥本哈根走回故乡,最后冻死在路旁的柳树下。

这篇伤感的故事如同一支圆润忧伤的旋律,一直盘旋在我心里,但其最婉转动人的地方却不是爱情悲剧本身,而是通过克努得的历程展现出来的生命的孤独,以及柳树和接骨木这些丹麦本地植物在故事中营造的那种超越时空的氛围。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只能感知到这些绿意纷繁的场景,给我带来的阅读之愉悦,等我成年,我开始意识到,安徒生作为一个诗性的作家,他之所以能打动儿童,同时也能激荡所有成年人内心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他文字间流露出的,其对自然物种的敏感和表现力。

植物可能是陪伴人类时间最悠长的一种存在,植物本身能带给人的情感迁移,无论是作为生命力的鼓舞,还是作为我们孤独内心的镜像,植物给我们的投射,都比我们实际了解的都多。

02

我对植物的偏好,说起来并不是从读安徒生开始的,或者可以倒过来说,对植物的特殊亲近感和辨识力,让我对很多文学和诗,产生更强的感知力。

我能辨认出很多种南方常见植物的名称和属性,至少在小区里的花树和杂草,我基本都能认识,我留意它们的生长、变化,从冬天末尾的第一朵茶花、到结香、豆梨、桃花;二月兰、紫红成片的三叶草花、还有根本不引人注意的鹅续断、蒲公英、鸭跖草、婆婆纳;还有背阴处的青苔,在不同的生长期也有各种好看的样貌……认识很多植物,在我朋友们看来是我有趣的地方——当然我后来接触一些做自然笔记的朋友,我这点“知识”又有点不够瞧,但我想强调的是,认识植物这件事本身给我的愉悦感,简直无法言传。

在生活未定的求学、工作中,我每住定一个地方,最先注意的就是周围的植物,整个南方,植物的种类其实并没有什么千差万别的变化,小区里的樟树,跟小时候家乡路边的樟树一样碧绿芳香,端午节前后,蜀葵就开花了,下班打照面的时候,简直像看见老朋友;在报社工作的时候,院子里竟有株木瓜海棠,简直是意外之喜;有时候路过花店,看见这两年流行起卖长出花序的大株商陆,顿时想到小时候拿它果子做颜料、踩了满地红痕的往事,心里也全是温暖安定的感觉。

在我自己的体验里,与植物同在的感觉,是一种让我能更宽阔地理解世界和自我的感觉,是知道令地球有灵而美的,不只是人类这种生物,而是一切形态。

我到现在还能记得小学时候,老师通知全校打扫卫生,其中有一项任务是拔草,我每次都能沉醉在自己的“任务区”里,观察萹蓄米粒大的花朵有多么完美,三棱草的狭长叶子有多么精美的纹路,还有木贼这种好玩的植物,纤细笔直不生一片叶子。

你说,如果一个孩子的世界里有这么多美妙的东西,她的个性怎么会偏狭、顽固,与人不善?当她遭遇挫折,童年时代从自然中汲取的力量,总会让她的精神在失意中转向更积极美妙的事物,而不是因自己的创伤一味怨艾,要和自己的损失做无望的计算和搏斗。

一种流传更广的说法是,有格局的教育,是在孩子小的时候,赋予其生命的宽度。我自己的经验是,自然能够给孩子最初的诗性,这种诗性或多或少沟通孩子与永恒意义的对话,让她在关键时刻,有力量挣脱自己的局限。哪怕挣脱一点,也是够的。

03

什么是亲近自然?这是我一直想去跟朋友探讨的。美国的做法是户外生存,他们有童子军的传统,教孩子在野外生存的能力。中国孩子当然也可以参加这样的训练,但更方便的,是从辨识自然开始,从认识生活中的植物和动物、昆虫开始。

日本和韩国的童书中,所谓“家门口的自然课”,一直都是热门的主题。我小时候没有这样的书,说起来很奇妙,那时候给我植物知识启蒙的,是两本“常用中草药图谱”,两本像老版《新华字典》大小的工具书,两本书都有丰富的图绘,一本是黑白线描的,一本是彩印的,其实就是彩色的那本,帮我认出了无数路边、墙缝里无名的小草。

那样的书老早就没有了,我一直帮女儿留意描绘真实的植物书。我一直相信的一点是,如何能与植物沟通,首先是你得知道它们的名字,就像你认识一个人类的新朋友一样。

所以,如果一本书能帮助孩子在真实世界里认出一朵花,是件很妙的事!懂得它什么时候开花,什么时候落叶,知道它可以成为食物,或者有毒(厉害的植物!),我觉得这些“冷知识”可以给孩子心灵上满足感,超过任何一门技艺的学习。

中信出版集团新出的《给孩子的自然图鉴》就是这样一套书,一本植物图鉴,收录了320种植物的手绘和说明;另一本是动物图鉴,包含了哺乳、爬行、两栖、鸟、鱼、节肢动物、无脊椎等456种动物。

这套图谱的概念我也很喜欢,叫做“从身边开始认识”。书其实源自韩国,但我跟女儿一起翻了一遍,和中国的常见植物种类基本上是一样的。

在翻看这本书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对于一个个体而言,何谓故乡?放下家族根系文化不谈,从情感上看,故乡无非童年,童年的同伴戏耍、童年的一草一木、童年的鱼虫花鸟……这些曾在手边朝夕见闻的朋友,总会在人生路上某个时刻,以安静的面貌,偶然又慰籍到你的孤独。

但首先,你要认得它。

《给孩子的自然图鉴》

已在外滩教育微店上架

点击下图 即可购买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给孩子的自然图鉴”